首页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栏目导航
  • 行业新闻
  • 公司新闻
  • 学术探讨
  • 抗癌顾问
  • 企业视频
  • 推荐新闻
  • 云南魅力汉道:引领医药科技...
  • 中日韩新三阳血傣研讨会视频
  • 云南高科技民族医药品牌“三...
  • 政策支持有力 民族药“三阳...
  • “三阳血傣”在埃及临床科研...
  • 中日韩新三阳血傣研讨会联欢...
  • 中埃三阳血傣合作签约视频
  • 《国家基本药物目录》调整民...
  • 联系我们
    地址:昆明市高新区云南省留学人员创业园B座202号
    邮编:650106
    电话:0871-68322208
    传真:0871-68323649
    E-mail:phso@sina.com
    网址:www.zyyok.com


     
    学术探讨

    张绪通博士:“中医药要坚持自己的规律”
    来源:云南魅力汉道制药有限责任公司 | 发布时间:2011/2/18 | 浏览次数:   | 字体大小:     

    近来“中西医之争”又成为社会的热点话题之一。记者就此采访了美籍华人名医、美国明道大学校长张绪通博士。

      记者:您是一位西医学博士,后又学了中医,可以说学贯中西。您是如何看待这几年颇为热闹的“中西医之争”的?

      张绪通:记得有一句至理名言:“发展才是硬道理。”“中西医之争”其实也是一样,总得有一个硬道理。安全、有效、让广大民众看得起病的医学,才是老百姓欢迎的医学。这是评判一门医学的科学属性和社会属性的硬道理。

      “中西医之争”中有一种极端的论调,就是中医一无是处,西医绝对科学。美国有个电视广告,说的是一位经放、化疗后的癌症病人,全血细胞下降,一付病入膏肓的样子,经用美国安进公司生产的Epogen(促红细胞生成素)、G-csf(重组人粒细胞集落刺激因子)等放化疗辅助药物后,精神旺健,与孙儿戏耍,享受天伦之乐。任何一个经放、化疗后的癌症患者看了这样的宣传后,哪能不动心?众所周知,琏霉素可致人耳聋,氯霉素致再生障碍性贫血,反应停使孕妇生出“海豹儿”。西药的不良反应在欧美国家西医眼中已是司空见惯,同事之间有时还当笑话调侃,不过多不愿对外说这些“家丑”而已。但也有说老实话的,那就是在美国被誉为“人民医生”的曼德尔森医学博士(名医,曾任美国医师执照局局长),他在《自白一·医学邪教》一书中坦然地承认:“西医只是口头上的科学,实际上是科学的迷信。”

      记者:“中西医之争”的双方往往喜欢拿“疗效”说事,在这方面您认为中医药确实比不上西医药吗?国内不乏权威人士对中医药提出质疑,你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张绪通:实事求是地说,中西医在疗效上各有所长。如果一定要拿西药的见效快来否定中药的话,那么我只能说西药是“短命药”,不仅作用时间短,而且使用的生命周期也短。西药中最“长命”的是阿斯匹林,但也不过70来年时间,根本无法跟动辄数百年上千年的中药相比。如金匮肾气丸、六味地黄丸等药,已经用了2000多年。为什么这些中药能经久不衰?关键是安全、有效,而且廉价。

      现在对中医药诟病最厉害的是疗效。其实,在对“非典”的防治上,中医药治疗明显优于西医药,这是连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也不得不承认的事实。去年,我在北京与中国驻埃及的吴思科大使会谈时他告诉我,云南有家企业依据傣药研发了一种肿瘤放化疗辅助用药“三阳血傣”,已正式列入中埃两国政府医药合作交流项目,开罗大学国家肿瘤医院出具的阶段性报告显示:“三阳血傣+多西紫杉醇 + 顺铂”组靶病灶的有效率为75%,明显优于单纯化疗组25%的有效率。

      至于国内某些权威人士的质疑,我建议不要有盲目的权威崇拜。要客观地评价一门医学的科学性,两项重要的指标是“安全性”和“有效性”,这二大指标只有通过临床实践才能证实。

      记者:有人提议将中医的理论、方法翻译、解释给西方人,使西方人接受中医药,从而达到中医国际化的目的。您对此有何看法?

      张绪通:要西方人接受中医,我觉得不用担心。只要中医药能治病,各国的医生和病人都会自动找上门来;如果中医药无防病、治病的价值,即使把它翻成洋文白送给洋人,洋人还会当你有毛病。

      我常听到国人一谈到中医,恨不得马上就“国际化”,是不是太为外国人着想了呢?中医药是中华民族的瑰宝。既然是瑰宝,就应该申请中华瑰宝的专利权、财产权。外国人要翻译中医书籍、学中医技术,都得花一定的代价才行;以后凡从中医药中所得到的利益,都得向中国支付相当的税费才是正理,这才是真正的现代化、国际化做法。

      记者:您如何看待中医药文化在中国的前景?

      张绪通:我多次回国,发现国内普遍存在重西医、轻中医的现象,就连中医界自身也以仿效西医学的研究方法为荣,因为这样的研究课题容易通过政府组织的专家评审,立项后可以得到政府科研经费的支持。所以很少有人愿为中医药理论研究去花费时间。现在除极少数名中医能临诊组方外,多数中医药大学毕业的中医师们因中医药文化功底不深,只能开些成药,这涉及到中医药文化的传承问题。

      国内的中医药大学存在严重西医化的倾向。课程安排上,中西医课时几乎相等;医古文要求不高,英语要求不低;望、闻、问、切实践不足,对西医的仪器、设备费心不少。于是,培养出来的学生,不中不西。

      去年我应邀回国与政府有关部门和专家谈到中医药发展等问题,今年我喜悉中国政府正在积极调整对中医药科研、教育和产业的政策。这好比枯木逢春,前景灿烂。 

    TAG:张绪通,中西医之争,癌症,G-csf,放化疗,中医药文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