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栏目导航
  • 行业新闻
  • 公司新闻
  • 学术探讨
  • 抗癌顾问
  • 企业视频
  • 推荐新闻
  • 云南魅力汉道:引领医药科技...
  • 中日韩新三阳血傣研讨会视频
  • 云南高科技民族医药品牌“三...
  • 政策支持有力 民族药“三阳...
  • “三阳血傣”在埃及临床科研...
  • 中日韩新三阳血傣研讨会联欢...
  • 中埃三阳血傣合作签约视频
  • 《国家基本药物目录》调整民...
  • 联系我们
    地址:昆明市高新区云南省留学人员创业园B座202号
    邮编:650106
    电话:0871-68322208
    传真:0871-68323649
    E-mail:phso@sina.com
    网址:www.zyyok.com


     
    学术探讨

    从邓小平时代“论资论社”论当今中西医之争
    来源:云南魅力汉道制药有限责任公司 | 发布时间:2011-2-18 | 浏览次数:   | 字体大小:     

    访美国明道大学校长、著名美籍华人名医张绪通博士


     近年来“中西医之争”又成为社会的热点话题。记者就此事采访了美籍华人名医、美国明道大学校长张绪通博士(西医内科学、哲学、法学博士),以聆听他对“中西医之争”的看法。
      记:您是位西医学博士,后又学了中医,可以说学贯中西,您是如何看待“中西医之争”的?

      张:我记得邓小平时代曾有二派,对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是坚持走社会主义计划经济道路,还是参照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模式,发展中国经济,一度曾争论不休。后来小平同志讲了一句至理名言:“发展才是硬道理”,才结束了这场争论。“中西医之争”其实也是一样,总得有一个硬道理;安全、有效、能让广大民众看得起病的医学,才是受不同肤色老百姓欢迎的医学。这就是评判一门医学的科学属性和社会属性的硬道理。

      美国有个电视广告,说的是一位经放化疗后的癌症病人,全血细胞下降,一付病入膏肓的样子,经用美国安进公司(Amgen公司)生产的“Epogen”(促红细胞生成素)、“G-csf”(重组人粒细胞集落刺激因子)等放化疗辅助药物后,精神旺健,追逐孙儿戏耍,享尽天伦之乐。任何一个经放化疗后的癌症患者看了这样的宣传后,难能不动心?“Oxycontin”(奥克斯康定)是美国普渡(Purdue Frederick) 药业公司的名牌产品。该药具存“强力长效麻醉止痛”的疗效,经吞服或嚼服后,药效可长达12小时。普渡药业推出该药品时宣传说:“与所有其它短效止痛药相比,奥克斯康定几乎没有上瘾的风险,即使此药被误用,也没有危险性。”既安全又有效,使得奥克斯康定的年销售额高达10亿多美元,还不计公司股票暴涨。但了解这类药物的医生们都知道,“Epogen”虽能快速提高红细胞,但可导致血栓、心肌梗死、心脏病突发和肾脏衰竭。所以,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已对“Epogen”等三种药物提出了最严厉的警告。至于奥克斯康定也好景不长,2007年5月10日,普渡药业三名现任及前任高管在法庭上陈说认罪,在奥克斯康定的宣传上,他们隐瞒了有高度上瘾的风险,承认有“误导公众”之罪,并同意支付6亿多美元的罚款。其实该药仅在2002年度,就造成146人直接死亡,间接死亡人数318人,因药伤残者更多。众所周知,琏霉素致耳聋,氯霉素致再生障碍性贫血,反应停使孕妇生出“海豹儿”;西药的不良反应在欧美国家西医眼中已是司空见惯,不足为奇,同事之间有时还当笑话调侃,不过多不愿对外说这些“家臭”而已。但也有说老实话的,那就是在美国被誉为“人民医生”的曼德尔森医学博士(Robert S.Mendelsohn,M.D. 名医,知名医学作家,曾任医师执照局局长)。他在《一个医学背叛者的自白》(《Confessions of a Medical Heretic》)一书中坦然地承认:“西医只是口头上的科学,实际上是科学的迷信。”

      美国药物不良反应统计公布,每年因化学药品毒害致死者,约250万人。众所周知,西药(化学药、生物药、基因类药物)虽起效快,但疗效持续时间不长,更令人担忧的是药品安全性差,上市没多久,因其毒副作用大,而被取消药品文号。所以说西药是“短命药”,最长命的药是阿斯匹林,也不过70年多时间,无法跟数百上千年的中药相比。如汉代张仲景的金匮肾气丸、六味地黄丸等药一用就有二千多年。为什么这类中药经久不衰?关键是安全、有效和廉价。 

      西医西药进入中国是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的事情,此前我们的祖先都靠中医中药治病。应该说祖国的传统医药为华夏民族的繁衍、昌盛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这个事实,连西方医学史专家也不得不承认。近30年来,随着全球性的环境污染,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导致癌症等疑难病症高居不下,西方医学又显得力不从心时,才发现中医治病的整体观,辩证施治的方法论,自有其科学的道理。目前欧美国家正在加大力度研究中医药,尤其希望在癌症、艾滋病等全身免疫系统疾病方面与中国合作,从中医药文化中吸取营养。

      医药学是门实践性最强的科学。医疗方案或药品是否安全、有效,不能光凭某权威人物一家之言、或动物实验、或作用机理的推断等,重要的是临床结果。这在西方叫做“循证医学”。就是说,要拿得出经得起重复的证据来服人。中医药治“非典”明显优于西医药,这“证据”连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也不得不承认。去年我在北京碰到中国驻埃及的吴思科大使。他告诉我一个真实的故事:云南有家企业从西双版纳的傣药中发明了放化疗辅助用药“三阳血傣”。该药在中国医科院肿瘤医院、北京市肿瘤医院等8家权威医院开展了“放疗合并三阳血治疗局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多中心、随机、双盲临床试验”,其结果:三阳血傣组靶病灶的疗效明显优于对照组(有统计学意义)。后来埃及卫生部知道了三阳血傣这个药,通过大使馆找到了这个药的发明人。埃及卫生部长问发明人:“三阳血傣药品的安全性和疗效怎么样?”这个发明人却回答:“不知道。” 部长又指着药品问:“这个药是不是你发明的?”“是的。”发明人肯定地回答说。这下把埃及卫生部长搞糊涂了:“你发明的药,你却不知道药的疗效,为什么?”这个发明人说:“部长先生,三阳血傣合并放疗对中国局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病人是有效的,但我不知道我发明的药对埃及肺癌病人的安全性和疗效会怎样。因为药对不同的人种其安全性和疗效是不一样的。”这一席话说得埃及卫生部长连连点头称道。后来中药三阳血傣在埃及卫生部长的推荐下,已正式列入中埃两国政府医药合作交流项目。据说开罗大学国家肿瘤医院已出具阶段性报告:“三阳血傣 + 多西紫杉醇 + 顺铂”组靶病灶的有效率为75%,优于单纯化疗组25%的有效率。所以说,要客观地评价一门医学的科学性,其重要的二项指标就是“安全性”和“有效性”。这“二大指标”只有通过临床实践才能证实。历尽数千年而不衰的中医药学其旺盛的生命力就是来源于临床实践。

      但国内有些人总是看不惯中医,不是说中医“不科学”就是“伪科学”。不知道是什么心态作祟?其中有位颇具知名度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他既不是西医,也没学过中医,却到处发表演说,抨击中医是“伪科学”。你跟这种不懂医学的人去争论医学问题,不觉得无聊吗?在美国,你若是遇到了某宗教基本教义派的人,最好快点走开。因为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他总是对的,你总是错的。美国人有一句谚语:“遇上了基本教义派,就算你倒霉、遭灾。”国内有些同胞,往往不问就里,舍己之长,学人之短,还沾沾自喜,以为是先进;其实这是鸦片战争的后遗症,是种悲哀!
       
        记:有人提议将中医的理论、方法翻译、解释给西方人,使西方人接受中医药,从而达到中医国际化的目的。您对此有何看法?

      张:要西方人接受中医,我觉得:不用担心。世上哪里有宝藏,还用得着登广告?只要中医能治病,各国的医生和病人都会自动找上门来。如果中医药无防病、治病的价值,即使把它翻成洋文,白送给洋人,洋人还当你有“毛病”。毛主席时代,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中国当场给他表演了“针刺麻醉手术”;自此,外国人对针灸趋之若狂;美国人疯狂的程度更厉害。只要你有个中国面孔,就说你会针灸。那时,何曾有谁翻译过针灸书籍,向洋人传授过针灸之医理?美国第一本针灸的书是我写的,我在书中告诫美国人,不要对针灸期望过高,免得以后失望,痛贬针灸,甚至痛贬整个中医和中国文化。针灸有它的长处,但不能包治百病,美国人应以冷静态度,从教育上开始,教育医师和病人,正确对待针灸。先不狂热,亦避日后狂冷。之后,各国都先后对针灸立法,针灸学校也如雨后春笋而起;直到如今,又有谁能拦得住洋人们自动掏钱学针灸的热情。

      日本人所谓的《皇汉医学》其实就是中国的中医学。现在日本人向世界卫生组织正式提出将《皇汉医学》更名为《东洋医学》;但没有更改其内容。为什么日本人要把中医药占为己有?因为它有价值,就毫不客气地把它“日本化”了。我常听到国人一谈到中医,马上就要“国际化”,是不是太为外国人着想了呢?很怕外国人得不到中医的好处,怕外国人吃亏。中医药是中华民族的瑰宝。既然是瑰宝,就应该申请中华瑰宝的专利权,财产权。外国人要翻译中医的书籍,学中医的技术,都得花一定的代价,以后凡从中医中所得到的利益,都得向中国支付相当的报酬、版税才是正理,才是真正的“现代化”“国际化”的思想和做法。怎么可以无端地,自告奋勇地翻译出来白送给人家,还深怕人家不赏脸。这岂不成了并不好笑的笑话!

      记:您如何看待中医药文化在中国的前景? 

      张:我多次回国,发现国内普遍重西医,轻中医,就连中医界自身也以仿效西医学的研究方法为荣,将其标榜成“中医药科学化”。其研究课题容易通过政府组织的专家评审,立项后可以得到政府科研经费的支持。这种好事何乐而不为?至于对切脉问诊,传统中医药的研究,则被视为“老土”,难登科学殿堂,也难得到政府科研经费的支持。所以导致很少有人愿为中医药理论去化费时间,或用理论去指导临床实践。现在除极少数名中医能临诊组方外,多数中医药大学毕业的中医师们因中医药文化功底不深,只能开些中西成药,应付病患了事。这就涉及到中医药文化的传承和教学问题。

      国内的中医药大学存在严重西医化的倾向。课程安排上,中西医课时几乎相等;医古文要求不高,英语要求不低;望、闻、问、切实践不足,对西医的仪器、设备费心不少。于是,培养出来的学生,不中不西。不说学生本身难以立足社会,要这样的学生去处理临床病人,弄不好还会坏了中医的名声。长此以往,再过2030年,现存的名老中医谢世后,中国的中医药文化前景的确不容乐观。记得中医泰斗邓铁涛老教授说过一句气话:“不要紧的,即使中医在中国消亡了,在国外还是会存在的。”说得令人深思。

      前年我应邀回国与政府有关部门和专家谈到中医药发展等问题,今年我喜悉中国政府正在积极调整对中医药科研、教育和产业的政策;这好比枯木逢春,前景灿烂。

      记:中医也讲究药物经济学吗?

      张:中医历来就是以“病人为本”,以“救人近患”为宗旨;主张医者“要有割股”之心,以医谋利,天诛地灭。只要对病人有利,哪怕割医者身上之肉也在所不惜。这就是古代版的中医药物经济学。近年来国内中医医院都在西化,在学西方资本主义社会,一切以利润为依归,如何从病人身上获得更多钱。明明号脉能诊的病,非要开单去做CT、彩超等,动则数百上千元;三帖“辛温解表”廉价汤药能治的病,非要挂上一周的吊针,另加一大堆中西成药,又化钱不少。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为医院创造更大的利润,医生也会有提成。这就是现代版中医的药物经济学。可见“二个版本”相差之大。美国人听到以往中国名老中医医德高尚的故事,很多人都会流泪,因为他们也希望美国多一些以“医德”为宗旨的医院和医生。

      美国有个叫Paul Harvey的名记者,他把美国各大医院收费标准排了一个价格表。一样的病,收费因医院的名气不同而不同,甚至有数万至数十万之差。尤其是癌症等疑难病,治到后来,多数是人财两空。美国医院贪赃腐败,草菅人命是有名的,导致病人愤而怀枪,打死了医生再自杀的;也有身绑炸弹,与医院同归于尽的;要知道目前约有三分之二的美国人没有医疗保险,因为连保险费也付不起。社会到了这个地步,何等凄凉!美国医院崇尚的药物经济学就是如何挣病人的钱,当然这与西方惟利是图的制度有关;希望中国的药物经济学是古代中医版的、是社会主义的,能免于此难!

      记:一说到中医学,会自然联想到《黄帝内经》、《易经》、“阴阳五行”等,绝大多数中国人都认为这些“经书”高深莫测,玄之又玄,外国人不觉得中医玄吗?

      张:说来真令人难以致信,欧美国家不少知名学者,说起《易经》、《內经》、《道德经》、“太极八卦”、“阴阳五行”来,往往津津乐道,认为中国古代的道学家们太伟大,能够浓缩天地间的万事万物,总结出这套“既对立又统一”,“既相生又相克”的哲理,实在令人佩服。英国皇家学会李约瑟博士在其不朽名著《中国科学技术史》第十章中高度评价:“道家思想是中国的科学和技术的根本”。并认为道家的哲学思想对欧洲科学技术发展也有重大的贡献。德国大哲学家、数学家萊布尼兹正是受“太极图”中阴爻“”和阳爻“—”的启迪,发明了“二进制”算术,这成为当今机算机数理逻辑的基础。并认为“太极阴阳”是至高无上的辩证法。萊氏曾捧着“太极图”激动地说:“请允许我加入中国国籍吧!”著名的物理学家玻尔得益于《易经》,他在《相生相克原理》一文中成功地解释了经典理论无法解释的原子发光现象,而获诺贝尔物理学奖。在庆祝获奖酒会上,他用“太极八卦图”制成纪念章馈赠来宾,以示受惠于中国的《易经》。同为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普列高津更为直接地指出“中国传统医学理论包含了许多系统论思想,而这是西医的严重缺点”。凡此等等,举不胜举。这些获诺贝尔大奖的西方学者们无不得益于中国传统的哲学思想。

      然而,中国人说起这些传统文化来,往往含羞带愧,好像冒犯了洋人似的;更被那些崇洋媚外者视为歪门邪道。这一不公平的待遇就连德国慕尼黑大学知名教授波克特都愤愤不平地说:“中国传统医药学在中国至今没有得到文化上的虔诚对待,没有进行科学的认识和认真地探讨,没有从人类福利出发给予人道主义的关注,受到的是教条主义式的轻视和文化上的摧残。这样做的不是外人,而是中国的医务人员”。 

      这使我想起了苏轼的一首诗:“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要是国人能跳出“此山”,再来评价中医中药,或许会公正、客观些。

      陈子久,美国Tao University中国传统医学哲学基础专业博士;职称:研究员;职务:董事长;社会职务:国家人事部批准的博士后科研工作分站站长、云南省博士创业促进会副会长、医药经济报特约记者等。电话:0871-8117755,传真:0871-8323649 手机:13108706098, E-mail: czj123 @ gmail .com

      2、肖志飞 《医药经济报》资深编辑、记者,药品营销From EMKT.com.cn、医药现代物流研究专家。出版了《药品市场营销学》等专著

     


     

    TAG:医药经济报,张绪通,邓小平,陈子久

    相关新闻